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058|回复: 0

高春辉的创业人生

[复制链接]

426

主题

431

帖子

186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60
发表于 2020-3-9 20: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高春辉的见面,是在去年 12 月份的上海。温暖的阳光夹杂着些许初冬的凌冽,他来得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点。

原因是“没想到上海的交通会如此的拥堵。”

静静地听他讲述着过去的一些老故事,我很难将眼前的这名中年人,与传说中为中国互联网发展起到极大作用的“活化石”联系到一起:他说话语速很快,笑容里没有骄傲的自信,眼里也尽是慵懒和淡然。

IPIP.NET,这是 6 年前高春辉最近一次创业的成果。和以往不同的是,他竟然选择了IP地址数据库这样一个此前与他鲜有关联的事情;和以往相同的是,他还在技术的一线,继续着过去 20 多年来“苦行僧”般的修行。

这正是高春辉值得人敬仰的地方。

IPIP.NET
2000 年,随着千禧年钟声的敲响,中国第一次互联网发展浪潮渐渐进入了尾声。四大门户卓然而立,中关村的写字楼里也诞生了日后国内最伟大的搜索引擎。

OICQ正式更名为QQ,并在新版本中发布了视频聊天、QQ群、QQShow等功能。在给用户开创了不同于文字聊天的全新体验的同时,更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桎梏,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享受上网冲浪带来的便利,沉浸在挥洒个性、广交朋友的赛博世界里。

只不过相隔于电脑屏幕,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始终披着一层朦胧的面纱,总有人想要窥探你侬我侬、甜言蜜语的背后,是不是如想象中那般小鸟依人或是帅气俊郎的模样。正因如此,通过IP判断聊天对象的属地,就成了IP数据库最早期的需求。

2003 年,纯真IP库正式上线。作为一个免费的IP库,纯真在过去近 20 年时间里,为国内互联网行业以及企业的发展创造了重要的经济价值,也为IP数据库的运营和构建奠定了宝贵的基础。

但随着商用IP需求的不断增强,商业用户对于IP数据库的要求也愈发严苛,准确性、规范性就成了考验IP数据库能否安全、妥善应用于商业场景的重要指标。虽然纯真IP库一直以来在民间用户和爱好者的支持下不断保持更新,但偶尔会出现更新频率不稳定的情况,且一定程度上缺乏证伪的方法,规范性也有待提高。

加之纯真作为国内IP数据库,缺少海外数据的贡献,因此这种UGC主导的模式,容易存在商用风险,也不能完全满足用户在商用场景下的使用需求。

恰逢高春辉又一次站在开辟新事业的十字路口,他仔细思考了IP数据库的商业价值和市场需求:虽然包括广告投放、视频版权、交通出行、生活餐饮等业务形态都对IP地址有着精准的需求,但在现有免费IP库的前提下,是否有人愿意付费,为自己的产品买单,一切还尚未可知。

因此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在现有IP库的基础上加以改进,将创业的风险降到最低,才是对于高春辉而言最稳妥的选择。

可高春辉是谁——中国个人站长第一人,多家企业创始人,连续成功的创业者。如果收益和稳定是高春辉的唯一追求,那我想如今的他,早也该成为“爸爸”团中的一员,讲述着有关“个人价值观”的故事,亦或是亲切地问候“Are u ok?”

这是坏事,也是好事。坏的是十多年浮沉激荡,高春辉依然要像年轻时那样不知疲倦,奔波在辛勤创业的道路上;好的是在互联网市场浮躁膨胀的今天,我们还仍然能见到这位值得信赖的“先行者”,踏踏实实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与其在现有IP库的基础上加以改进,倒不如自己试一试,打造出一个全新的,符合商用需求的既准确、规范、安全,又能够及时维护更新的IP数据库。

2013 年 10 月 17 日,高春辉建立了第一个空白文本,同时敲下了第一个数字。从 0 行开始,他在短短半年时间里积累了几万行的文本数据,并在 2014 年 4 月成功上线了第一个版本。

一年后,IPIP.NET正式注册成立,高春辉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六次创业之旅。时至今日,IPIP.NET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了超过 500 家客户,并几乎全部是行业巨头、 500 强、上市企业或是B轮以后的独角兽。

从“中国个人站长第一人”到今天“IPIP.NET”创始人,对高春辉来说,改变的只是身份和title,不变的是他一直坚持的那份“自我认同”。

“如果我所做的事是我自己认同的,并且还能够收获一定的美誉度,对我而言,那就足够了。”

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是政治问题
知乎上有一则提问,叫“如何评价高春辉?”除了清一色地肯定和赞许,就是对他当下所做IPIP的感慨:这些年还能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干那么苦的IP库的事儿,光凭这一点就令人佩服。

的确,IP库是一件很苦的事,苦在哪里——难。

首先,当前中国(含港澳台)的IP地址数据已经超过 4 亿,如何找到合适的角度切入,如何使用数据,如何分配,这当中的规律又是什么,这就是第一难。

其次,对于IP地址和GPS坐标之间的对应关系这一非公开数据的获取,需要从用户的家庭宽带、数据中心、基站、网络特点等各个维度进行划分和理解,并做出针对性的分析和处理。怎么做,这是第二难。

最后,当所有的IP地址都整理完毕后,面对如此庞大的数据量,保持及时的更新和维护,更是难上加难。尤其在经历了每一个法定假日之后,数据都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不能长期处于加班和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不仅无法及时更新,数据还会面临失控的可能。

因此,这三“难”就成了做IP库很苦的原因。

高春辉说,目前IPIP.NET的文本共有超过 584 万,理论上这要比 584 万行代码还要复杂。因为代码的逻辑存在于代码本身,但这 584 行文本数据,只有结果,没有逻辑。想要搞清楚这 584 万行的数据有没有误差,就需要首先搞清楚这 584 万行数据背后的逻辑。

要知道,IP地址是不允许有错的,因为商用场景下,IP地址与业务直接关联,某一个地址的细小误差,就可能在用户侧产生极大的偏离。

从 2016 年开始,IPIP已经完成了全部国内IP数据的采集和整理工作,并将业务范围延伸到了海外。数据量的激增以及业务范围的扩大,让高春辉不得开始不重视人才引进。但在IP库这个领域,此前并没有所谓“有经验积累”的人才,招人也就变成了新的难题。

高春辉回忆,自己甚至曾面试过食品安全这类专业完全不相干的新人,因为在但凡科班出身的人眼中,做任何其他的事都可能比维护IP库更能实现个人价值。因此IPIP不得不克服周期冗长的困难,从零开始培养人才。

不过,如果说IP数据的准确性可以通过不断地迭代更新予以改进,人才也可以一步一个脚印培养得原来越好,那么另一个问题恐怕就更像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了,那便是“政治问题”。

“维基百科”上有一个词条,叫“有限承认国家列表”,包括“中国台湾”在内,这个词条里竟然罗列了超过 100 个国家和地区。要知道,截至 2019 年,全世界一共现有 233 个国家和地区,这里面竟然就占据了1/2。

所以,同一个国家和地区,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就会对归属问题有不同的理解和判断。一旦IP地址触及了不同的立场,那就会变成“政治问题”。

高春辉告诉我,最新版本的IPIP文本已经超过了 1 个G,包含了国家、地区、省市、城市、运营商所有者、GPS坐标、国家代码、州代码、电话区号等在内的 23 个字段。并且专门针对广告业务设置了不同的时区和令时,针对电商业务梳理了相对的货币符号。

可以说,除了拉美和非洲部分地区尚在推进阶段以外,全球所有的IP地址基本整理完毕。

而对于数据的维护,IPIP始终坚持着全量更新的原则,并且保持着每日滚动更新的频率。在高春辉看来,这不只是对客户的负责,也是对自己第六次创业的认真态度。因为也许,这会是他最后一次创业。

为什么IPIP能做得更好
中国有句老话,叫“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当然,这句话放在技术圈里也同样适用。

其实从抱着不确定的态度建立第一个空白文档,到锚定目标全面投入,这当中只间隔了很短的时间。除了高春辉敢想敢干的性格使然,更多的是他很快就相信:IP数据库这件事,我可以做得更好。

在高春辉看来,对于一个IP库创业团队来说,与大公司之间的差距仅仅只在于GPS数据的存量而已。而GPS数据可以通过公开或合作交换的方式获取,那么当创业团队拥有了一定数量的GPS数据以后,就能和大公司一起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最终在这条赛道上,比拼的其实是“耐心”。

无论是对于全球地理的熟悉程度,互联网的了解程度,海缆、路缆交换中心的分布,还是各个国家不同运营商的业务范围,这些都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长期钻研与积累的工作。

高春辉告诉我,行业里曾经有不少团队,一来不了解IP地址的标注规则,总觉得没按照自己的意思标注就是产品质量不行,二来认为自己已经拥有了大量的GPS数据,可以做出更加自动化的解决方案,却最终连如何通过GPS划地图都搞不清楚,悻悻了之。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也许就是“达克效应”——想的越少,想得越简单。

事实上,只要IPV4 存在一天,IP地址库就必须要永远保持更新,这是一个长期且有些机械化的工作,不在于某一个或某几个团队的领导者想不想做,而在于是否能有几十个或者只是十几个志同道合的人愿意在这条平淡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对高春辉来说,能让团队一直保持着战斗力,比任何事都要重要。

从 2014 年成立至今,IPIP每年都持续投入数百万的研发费用, 2019 年的研发投入甚至超过了 1000 万元。可即便如此,距离将IPV4 全部梳理完毕,还有着一定的距离。目前全球范围内和IPIP类似的竞品大约有二十多家,但在高春辉眼里,大部分的质量连及格线都达不到。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IPIP半年前的版本,可能比市面上许多IP库的最新版本还要准确。

持续 6 年上千万的研发投入,超过 500 家大型企业客户,庞大且准确的IP地址数据,这就是IPIP之所以能比别人做得更好的原因,也是IPIP在创立的 6 年时间里筑起的壁垒。

高春辉坦言,IPIP目前总共有员工 40 多人,营业额大概在千万以上。实际上这 40 多人中,有 30 多人都在负责拓展海外IP地址,国内数据的维护和更新实际上只需要 10 个人足矣;而每年千万的营业额,绝大部分也来自于国内业务。

因此,对于高春辉来说,如果想要赚钱,只需要 10 个人的小团队,踏踏实实做好国内的市场即可。

我问他后悔自己的决定吗?他笑着说:“有点。”

但是他想要迎接挑战,并且这可能也是他创业十余载最能够接近挑战的一次。所以他不会后退,要一直往前做下去,直到IPIP成为全球最大、最全的IP数据库的那一天。

和安全有关的故事
高春辉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接受安全媒体的采访。要知道,自打他接触了互联网以后,就没再对安全这件事激起过兴趣。

其实还在高春辉念书那会,他对破解曾经有过一定的研究,虽然精力很快就被完全投入在互联网的开发和应用上,但也正因为曾经所掌握的破解基础,才让他可以抛出炸弹隐患,完美破解电脑软件,以供用户下载。

只不过再到后来,除了某一次网站持续被入侵了四个月以外,就再没有和安全有过近距离的接触了。恐怕就连他自己都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所做的事,会和安全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比如说,某家企业的网络管理员想要通过IP地址的历史数据,来判断该地址的真实身份究竟为真实用户还是爬虫数据,从而帮助他辅助推断。如果网管判断该IP地址为爬虫,但从使用场景来看,此IP又为基站,那么就不能从IP角度轻易封掉。

这时就需要IPIP,通过将域值拉高或其他手段,来给出网管一个“该不该封”或“怎么去封”的结论和方法。

再比如,判断某一个IP地址有无作案历史,是不是曾经被很多个账号登录使用,亦或是有无爬虫和薅羊毛的行为,也都需要通过IPIP结合历史数据进行分析。除此以外,包括我们所熟知的“地图炮”,也都需要IP地址数据库的支持。

高春辉说,IP地址库在社会安全中其实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主要在案件侦缉中,如果公安部门根据网络上的IP地址追踪并锁定嫌疑人的位置,那么错误或是有偏差的IP地址,就极有可能导致抓捕行动的失败。

因此,社会安全对IP地址库的准确性和规范性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当企业或部门需要IP地址的准确性与业务产生密切相关的时候,IPIP的价值瞬时彰显。

我问高春辉,IP地址库会不会涉及用户的个人隐私?

他耐心地向我解释:IP地址库只是对IP地理位置的整理,与用户个人的地理位置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只是说大部分情况下,两者之间是存在高度重合的。通过公开的信息推算出IP的地理位置,并没有与用户个人隐私之间产生直接的联系,并且当监管逐渐加强个人隐私的保护以后,对于IP地址的需求和依赖性也会更强。

当然,这些和安全有关的小故事更像是一点题外话,看上去有些牵强,权当是我写这篇文章时夹带的一点小“私货”。

至少我还安在牌桌上
按照业界通常的说法来算,IPIP应该已经是高春辉的第六次创业了。但在他看来,创办个人网站更多的是兴趣使然,就像是在玩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要说第一次创业,还要从卓越网开始算起。

亲身经历并亲眼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从第一次发展浪潮到今天的全部过程,高春辉离巨大的商业成功,似乎总是差了那么一点“运气”。当同时期的许多旧友已经成为行业“大佬”,开始讲述超然资本的故事,他还依然要以一个“创业者”的身份,一次又一次站在我们的面前。

高春辉坦言道,他确实曾抱怨过:“为什么自己明明这么努力,却还是要比别人更加辛苦。”但当看到更多的人因为某些原因被迫退圈,至少还在牌桌上的自己,已经足够幸运。

有时候不知是自己的想法太过超前,还是时代的脚步走得慢了一点,高春辉的每一次创业,似乎都比市场的到来提前了一些。好处是他可以更早地体会到市场的冷暖,遗憾的是先行者的尽头,只有“先烈”。

所幸的是,IPIP算是刚刚好走在了国内IP地址数据库需求的前一小步。随着业务场景的不断丰富,对于IP地址库的需求也一定会越来越多。至少这一次,他不会再因为眼睁睁看着现金越来越少而难受了。

高春辉说,他还是更喜欢站在技术的角度去看待自己所做的事情。人无完人,完人上面始终会有更难逾越的高峰,只要自己能够走在自我认同的道路上,并且也能获得他人的认同和需要,偶尔再迎来一点高光的时刻,那便足矣。

很显然,IPIP已经做到了全球领先,高春辉很快乐。

回过头来看,当越来越多的 90 后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当 00 后逐渐崭露头角,也许我们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属于高春辉的时代,可能真的过去了。

他倒是显得很洒脱,甚至有些乐在其中。虽然时代发生了改变,但创业的本质依然没有变化,从Demo到产品,再从产品到商品,三部曲依然保留着最原始的味道,对于高春辉来说,就不会被时代所湮没。

再者,毕竟99%的创业都以失败而告终,即便商业成功也无外乎一门生意罢了。 20 多年来,多少人被关进了铁窗,多少人又被送进了病房。的确,属于高春辉的时代早已过去,但不同的时间节点,本来就应该怀揣着不同的心态。

在这个并不年轻的年纪,他最珍惜的,就是回家有老婆孩子热炕头,在外还有自己喜欢的事业,小而美,稳定却不平凡。

写在最后
IPIP.NET可能是高春辉最后一次创业了,他说:“人要服老,要学会急流勇退。”

23 年前,当高春辉的个人主页日流量突破90GB,成为中国第一个人网站的时候,所有人都赞叹,这位“中国个人站长第一人”,很厉害。

20 年前,卓越网被亚马逊以 7000 万美元收购,高春辉辞职离开金山,所有人都认为,这不过是一次创业的失败。

19 年前,天下网以倒闭收场,所有人都怀疑,高春辉是否真的能取得商业成功?

今时今日,当IPIP摇身一跃成为国内最准确、最规范的IP地址数据库,所有人都惊讶着感慨着: 20 多年过去,高春辉竟然依旧能怀揣着曾经的那份激情,冲击在命运的巨浪面前。我的青春回来了,老高还能再战 20 年。

却不曾想,高春辉也会想要休息了。

江湖路远,后会有期。

公众号:安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这里圈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